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用文字打败时间。

小说连载: http://chuangshi.qq.com/bk/ly/4538

 
 
 

日志

 
 
 
 

[原创]天涯在路上 二、长舌  

2006-05-21 22:2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长舌
     又上了车,要去东山岭——此行的重要一站。车继续在高速路上走着,给人眼的感觉,是坐在一个摇篮车里,而面前闪过的是几张循环的明信片。只有那些更迭屡新的农作物一直不同,刻意提醒着少数坚持撑住眼皮未睡如罗玉树的人,这车确实在走着。
     看这些绿苍青翠幽深无限的热带林草,罗玉树想到很多电影,确实是些很熟悉而美丽迷人的场景。
     王冰丽与黄剑萍坐在后面,旁边是丁三石。穷极无聊的罗玉树,凑过脸歪着头与王冰丽搭讪,但如此有一句无一句感觉很不爽。况且歪着头也不舒适,看着帘外诗意的乡村,不觉念及家乡。忽然很想说方言,回头与黄剑萍说了句方言,她居然没反应过来。本来河南人与安徽北部人说话都一样,但老黄是长时间不说又没那环境,不习惯所以一时说不出来。
     于是罗玉树好象自言自语一样与黄剑萍一问一答地回忆起家乡风物来。
     “这里的树真多啊,可惜太重复了。”
     “不过我们那儿水不多,显得干。”
     “哎,今年过年你回家雪下得大吧?”
      “可大了!不过没怎么玩,太冷了。”
     “可惜我连看都看不上,我没回家。你那儿冬天有兔子吗?以前我们那儿人,下雪的时候都好跑到野地里,几个人一起撵兔子。雪地里都是脚印子。”
      “我们那儿少。只是秋天红芋地里能碰到几个。”
      “秋天地里有死兔子。一到收获的时候,在红芋垄沟里,一扒开秧子,看到成堆的碎土,就剩个兔子皮了。大多都是灰色的。就没见过白色的野兔子。”
      “哦!”
       “不过有时候在麦秸垛里,能抓到刺猬,很多。以前我弟弟就抓到过一只,不过喂不活。像小麻雀一样,不愿让人养的。后来我们一起到树林里,找了个秫秸垛,放掉了。不知道活下来没有。”
     “这我倒没见过。”
      “其实秫秸垛里边多的是黄鼠狼,以前我们那儿很多,傍晚时下地回来经常看见。还有很多跑到人家里住。我们家就有一窝,不知道现在跑掉了没有。现在的黄鼠狼是很少见了,都被抓了卖作药材了。这两年还有抓青蛙的。到夏天的晚上,总能见到几个人头带探照灯。搅的一晚上整个村的狗叫不停。”
     “那太没公德心了。”
     “对了,你们那儿也有红芋?”
      “当然,还很多呢。”
       “以前我们那儿是专种红芋的,后来赚不了什么钱,又都出门打工家里没人了,就都种麦子了。”
      “红芋很贵的!”
       “不过太麻烦,还得打粉。而且我们那儿的水都脏了,都是粉浆水污染的。小时侯我学游泳还没学会,水就脏了,到现在还不会。为了图省事,种一季麦子接着就是豆子,种上再来割就行了。”
    “我们那儿都是种玉米,玉米也很贵!”
    “我们嫌玉米麻烦。真是,现在农村人越来越少了。都出门,也没什么联络了!”
      “确实,不过为了生活,也没办法。”
       罗玉树本想再说什么,但忽然感到口干舌燥,一想自己真是长舌,居然自言自语讲了半天。再看周围各人渐入酣境,不觉替自己叹息。
       真是自娱自乐!
       睡了一个小觉,车晃晃悠悠想停未停,终于处心积虑地把乘客们摇醒,意思是说:到了到了,该起来了。
      上了东山岭,看了些云,找到一个竹丛,照了几张相。心想不过如此,几块大石头而已。只是上面的书法适得其反,正如女人化妆深的浓妆艳抹,经太阳一晒汗水一湿雨水一淋,可想而知是什么惨状。也只有《射雕英雄传》里的梅超风与柯镇恶,差可比拟。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