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用文字打败时间。

小说连载: http://chuangshi.qq.com/bk/ly/4538

 
 
 

日志

 
 
 
 

发与嘟:春光易逝意难平  

2006-10-21 01:4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与嘟:春光易逝意难平


      发与嘟:春光易逝意难平(完稿)

深夜千帐灯



那一年她正花季,喜听檐前鸟啼,痴看春云渐低,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会蹙眉低叹:有缘何处,那人来未?

那一年他正翩翩少年,却带着无尽心事,留连花前,喃喃道:这些花儿都是好的,我都喜欢,却叫我如何选择。

她叫郑裕玲,他叫她嘟嘟。他叫周润发,她叫他发仔。

年轻的时候什么都是好的,即令会有短暂的地莫名感伤。

初结片缘是在网中人,戏中他叫程伟,她叫希文。

她是富家千金,他是贫家小子。

说不清是谁先对谁有意的,只觉得在一的日子,时光过的那么快,鸟儿叫那么好听,花儿如此芬芳。谈人生,谈理想,谈小儿女的心事。

有时也会争吵,她会赌气背过身去,他则会出其不意用力拥着她,用嘴唇死死堵着她的嘴唇,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她则会用手槌他,初始很大力的,但很快便会松软下来,不再介意谁对谁错,只想激烈而用力的吻下去,吻到地老天荒。

他大学毕业后进入了在她父亲手下工作,不是她的作用。她了解他,她不会做令他伤自尊的事情。她喜欢他的自信开朗,明朗的眼睛里头流露出的欢快的神情,微笑时散发出的孩子气。他则喜欢的率真与体贴,和她在一起没有压力,总有不尽的的欢歌笑语,工作中虽然坚强果断,但毕竟是女子,也会小鸟依人。

他以他的能力渐渐得到了她的父亲的赏识,她会装作无意的打探父亲对他的看法,老人自是过来人,又怎会不知少女的心事,老练而直率的反问她,然而心里确是笑眯眯的。她顿时双颊绯红,老人越是看她,脸越是绯红,只觉得心底发烫。

尽管也会有人对他嫉妒,冷嘲热讽,恶语中伤,但前途大抵还是光明的。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的那么快。

他的母亲欠了赌债,无力偿还,他四处借钱也无法凑够。尽管他不喜欢母亲的嗜赌,可毕竟是他的母亲。

她有钱,可他决计不会找她,他有着他的自尊。

他感到陷入了绝境,几经挣扎,他想到了挪用公司的公款,以此就回了母亲。

被带上警车,他的眼睛空洞而迷茫,车窗外希文伤心欲绝的望着他,他则没有一丝表情流露,然而心底的痛只有自己知晓。

探监室内她泪眼婆娑的问他怎么不找她想办法,怎么这么傻,她决心等他。

他则强抑心中的激情冷淡粗暴的对她,他向令她对自己死心。

再去看他,他不见她。

他的冷淡深深伤害着她,睹物思人,触景生情,她无法丛悲伤中解脱出来。伤心地处处有着伤心事,她带着无限感伤告别故地,希冀得到暂时的解脱。

在狱中他无时不思念她,但绝不流露出来,他学会了坚强,从前那个了无心事的年轻人象脱胎换骨似的换了个人。

出狱后他遇到了晓华。虽然从前就认识,也只是一般朋友而已。

晓华漂亮但却柔弱,是那种时时需要男人保护的女子,她不幸遇到了个有钱公子,原以为可以托付终生,怎知对方是个花花公子,只想玩弄与控制她,却并不想娶她。

她虽然柔弱,但并不是那种可以尊严被肆意践踏蹂躏的女子,她决心摆脱他,确始终惧于对方的淫威而不敢有实质性的表示。

所幸她遇到了程伟,同病相怜自然而热拉进了两人的距离。他叫她坚强些,勇敢的迈出去,看着他有力的身体,坚毅的神情,她觉着自己有了坚强的臂膀可以依靠。

靠着狱中结识的黑道大老的帮忙,他帮她终于摆脱了恶少的控制与纠缠。

她觉得自己找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人。而她的温柔、她对他的依赖,都使他有着强烈要保护她怜她爱她的心情,两人相恋了。

她以为出国后会忘记他,她发现她错了,看着怒放的花儿,她会想着他调皮作弄自己的得一幕幕,望着街上牵手的恋人,她会恍忽记起他深情拥吻她,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即使在梦中,她也会记着他执着他的手在操场漫步。

她怕想他,却又想他。终于她决定返回故地。

再遇到他,她望着他,他望着她,都想说些什么,确有不知该说些什么,然后她看到了晓华朝他甜蜜而幸福的走来。

那一刻她有如跌进了冰窟,之前她想想着无数种可以与他复合的可能性,可是这一刻她知道他们绝对会不到从前了,她了解他。

于是疏远的客气的打了招呼,转过身来,不争气的眼泪倏的淌下来,她在心里说:再见程伟。


可是观众不买账了,如潮的电话打到电视台,痛诉编剧的狠心。究竟观众是上帝,观众的意愿决定了三人的命运。

怎么办,剧情到了这里,晓华会从三人的情感纠葛中推中显然不符合逻辑的发展,那么如果晓华死了呢,似乎这已成了不是办法的办法。

终于晓华为了救程伟,替他挡了致命的一刀,死在恋人的臂弯,虽然有着诸多遗憾能够为恋人而死,在即将死去的晓华眼里未始不是一种幸福。

晓华的死对程伟的打击是巨大的,他自责、悲恸的不能自抑。

此时,希文默默来到他的身旁,安慰他,开导他,使他从伤痛解脱出来,望着旧爱,他感觉恍如隔世,从前他以为他们会一生一世的厮守在一起的,但意外的变故,使他感到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去给予她幸福,希文的死让他感到人生真是变幻莫侧,自己已经失去了一个爱自己的人,不能再让眼前这个自己内心仍然深爱的女子从身边逝去。

情到浓处,所谓的其时并不很重要的的敏感的自尊终于放了下来,再从前那个无数回走过的的运动场上,他终于跪下向她表白掩藏在内心许久的心迹,她不能自抑的抽泣,到底两人还是复合了。

再后来他对她说她不希望让人以为自己靠她的娘家养活。她问他,这算是求婚吗。他对她说嫁给他好吗,她让他猜,他笑说猜不出来,她让他把耳朵伸过来,突然狠狠咬住他的耳朵,两人深深吻着对方,久久不愿放开,仿佛要在对方欣赏烙下彼此的痕迹,从此生生世世能够于千万人之中靠着这个印记再续来生之缘。

这是郑裕玲演艺生涯的处子之作,也是她电视剧生涯最可称道与回味的经典之一,固然这与她的天才表演不无关系,但未始不能说这不是郑裕玲以一个坠入爱河有已初恋少女的心态来表演,八十集的耳鬓厮磨,戏中的人物的情爱未始没有步入花季的郑裕玲内心情感的真实流露,到此时演员到达了戏中有我,我种有戏的境界,对于发仔他已可以做到很快的出戏,可郑裕玲确不能够,不仅于表演经历的短长有关,也与男女性格的不同有关。

这时的发仔恋情一帆风顺,有一张他和日后以小龙女出名的陈玉莲的合影,好一对璧人,笑的那么无邪与开心,两人恩爱的程度,用当时杂志的话来说就是:就是陈玉莲宁肯被雪藏,也不甩周润发

发仔与郑裕玲的表演很对得到了香港人的喜爱,于是很快又有了亲情。

关于亲情,无缘看到,只看到部分片断,颇有意思,满脸脏兮兮的发仔不知因为嘟嘟的什么糗事,对着嘟嘟笑的肚子痛,因为脸脏的缘故,牙齿显得非常白,笑的十分孩子气。嘟嘟则恨恨的看着发仔,乘发仔笑的忘形的时候,狠狠地踩了他一脚,霎时发仔的笑声就转变成为哎悠的痛苦声,像极了生活中恩爱而不失情趣的小夫妻。

生活中,这时的发仔已凭借上海滩风靡东南亚,置身演艺圈无数靓女的包围中,就像在一个大花园中,这个觉得好,那个也喜欢,为日后与玉莲渐生隔隙埋下了伏笔。

郑裕玲则仿佛在她的戏中消耗了太多的真情,反而在生活中个人的情感没有多少进展,既然不能出戏,似乎只有继续入戏。

在接着又是鳄鱼谭,就好像与生活中少年风流的发仔一般,剧中的欧阳汉也是风流不羁,可惜就是这样的人也会有他的对头,嘟嘟就是欧阳汉命里的魔障,躲不过、甩不掉,怎么办,好像只有娶了她。

生活中,发仔与玉莲的情感终于到了不可开交的的地步,为情所困的发仔甚至以自杀想摆脱感情的煎熬,所幸并无大碍,陈玉莲在默默守在他床前到他有所好转的的时候,默默的与发仔做了最后的告别。

电视里,发仔最青春的时刻给了嘟嘟。生活中,最青春的发仔与玉莲共同度过。

如今玉莲离他而去,为这段最美好的青春岁月划下了感伤的句号。

而伴随着发仔共同在电视剧中经历了卿卿我我,死别生离的嘟嘟,在感情的历程上也是举步维艰,或许是经沧海而难为水的缘故吧。

在后来发仔闪电的与余安安结了婚,一时轰动全港,那一年余安安是香港最幸福的女人,王子与灰姑娘终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过了很久很久,好心人都在心里为两个人这样默默的祝福。

巴黎是艺术家的乐园,这一年剧中的发仔和嘟嘟来到了花城。


他是一个艺术家,到巴黎追寻心目中的艺术。
偶然,他们相遇。


两个漂泊天涯的同乡人互相吸引着,卢浮宫里,塞纳河畔两人的感情不断升温,激情的缠绵在嘟嘟看来成了感情最坚强的保证。

可惜艺术家始终是浪漫的,另一个女子吸引到他,男女相约之情最终战胜了理智。

嘟嘟陷入了痛苦之中,她不明白一个男子为什么能够在爱着一个女子的同时在爱着另一个女子。艺术家也不明白其实自己爱的是嘟嘟,同其她女子的交往更过的是情欲的需要,而嘟嘟却不能明白。

最终绝望了的嘟嘟在和艺术家在浴室中燕好后,用刀决然的向这个戏中与自己共度青春,在戏外亦如是的男子,已爱恨交织的复杂心态绝然刺去,一刀一刀有一刀,最后伤心俄冷静的想自己狠狠刺去,她终于不再受到任何干扰的永远得到了他。

很难想象嘟嘟在戏中刺向发仔的时候的心态,角色的感情,演员的感情真的很难分的开来了。

再然后,以闪电速度和余安安结婚的发仔又闪电般的与安安离了婚,同样轰动全港,那时余安安是全港最受伤的女人。


此时的嘟嘟很难说心中没有一丝涟漪泛起,本已不可能的仿佛已有了可能,带着些许期盼,嘟嘟情感历程有多了几分难测。

戏外两个人的感情各有个的不顺,戏中终要来到水到渠成的时刻。

一个是黑帮家族的继承人,与法律为敌,且已有了女友;一个是相信正义的律师,以维护法律为职,也有了多年交往的男友。这样的两种人怎么可能在一起,然而生活究竟是复杂的,无论嘟嘟多么对发仔横眉冷对、冷语相向,发仔不但不恼恨,反而大生兴趣。

剧情怎么发展没有看,最后是发仔被污杀人,嘟嘟倾尽所能帮发仔所得冤情,无罪开释。

在往后发展,发仔在嘟嘟前男友的鼓励下鼓起勇气向嘟嘟表白,依然的嘟嘟调皮而带点命令口吻的的对发仔说:你现在不跟我我这边走,以后我也不会跟你我那边走。

发展到这里,发仔自然是乖乖的向嘟嘟投降了。

戏中嘟嘟仿佛是发仔生生世世的冤家,任这个男子何种身份,有多风流,最终还是乖乖的向嘟嘟俯首,无论是生还是死,就像一对凤凰一样,两人在火中得到了永生。

这是发仔与嘟嘟合作的最后一部电视剧,王子和灰姑娘真的在戏中永远的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如果可能,嘟嘟一定希望这个梦没有结束的时刻。

在接着,就传来了发仔与陈荟莲交往的事情,嘟嘟心中一悸。

或许发仔未必心中没有给嘟嘟留出感情的空间,但终或许,多年的合作中,与嘟嘟生死经过了、吻也吻了、看也看了,人生各种滋味都尝了,男女感情之事的种种也经历了,在一起或者不在一起或许以没有太多得分别,留分想象的空间或许会更好。

再然后发仔与陈荟莲举办了轰轰烈烈的婚礼,无线进行了直播,不知出于何种考虑,也许是两人合作的默契的关系吧,派了嘟嘟参与主持,有记者相看嘟嘟的笑话,嘟嘟怎会不知,想要优雅的祝福发仔,怎奈不争气的泪珠竟在此时滴了出来,各种缘故,是感慨抑或是情难自禁,只有当事人知了。

或许嘟嘟会是那一年最伤心的女子。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逝去,甘国亮、吕方等等先后走入了她的感情世界,然而总是好事多磨,感情的最终归属到底在哪里抑或最美好的感情已经付出。

那个男人在一字之差的莲妹相伴相依下,事业达到了顶峰,终于远赴米国在创新的高峰,岁月渐渐在他的身上留下了痕迹,心态却越来越好,享受生活并为爱他的人所爱。

中间两人仍有合作,年少的是的激情已渐渐淡去,越发的配合默契,越发的驾轻就熟,只是当年的感情许是真的付之东流。

友谊依然永在,记者经常会问他最默契的搭档是谁,他会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嘟嘟。

看淡名利,不轻易采访,但如果是嘟嘟,则会开心地表示:任影无妨。

有一天看到电视,是男亲女爱,依然的言语犀利,锋芒毕露,和小她很多的黄子华上演着office之恋,只是不再年轻,皱纹渐次在眼际蔓延。

到底是老了,青春总象手心鞠起的清水很快的从指间流逝。



诗一首:

好春光

十八少年任豪侠

画眉描却吴钩样

新妇纤手捶澶郎

抚弄琵琶寄欢情

丈夫重名轻别离

空闺独守泪沾襟

悔叫夫婿觅封侯

春光易逝意难平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