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用文字打败时间。

小说连载: http://chuangshi.qq.com/bk/ly/4538

 
 
 

日志

 
 
 
 

坚硬的心 Hard Heart 2.(上)  

2009-03-03 19:48:00|  分类: 悍客-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车子晃晃悠悠终于驶进一个小镇,窗外一望无际的绿色葱翠换成了间或的一幢小楼。

于是,众人纷纷惊呼:
咦?三亚到了吗?这就是三亚?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之涯、海之角?
这就是中国最南的城市,走几步就能到越南?

最后以罗悠然一句粗话煞住:
可这儿也他妈太小了吧?!

车里霎时安静,一会儿又有人附和着七嘴八舌,大致说些:还不如我们家县城;简直就一小镇;这儿一点也不像个地级市啊。这些废话在车中积聚,经外面强光的蒸腾加工,就快要把车厢炸开了。

此时三亚本地的玲子同学实在忍无可忍,站出来说:“这不是三亚,这里是田独——是个小镇,在郊区的。”

一个女生不甘心地说:郊区也不至于这样啊。

玲子说:市里会好很多的,我们会住在市区。到了有家KFC的地方就是市中心了。在解放路上,三亚最繁华的一段路!

罗悠然看着窗外,实在不想说什么。看着路边两三层的小洋楼,他想起了家乡的小镇。那些镇上的小流氓们喜欢聚在游戏机厅门口瞎晃。他初三时的一个好朋友就是在那儿被人扎死的。

一切都变了。但不知这南国的小镇是否也遍地流氓?

车晃晃悠悠晕头转向拐了几个路口之后,一人以导游的口吻大叫道:
前面就是我们的员工宿舍了!

同学们纷纷伸头贴窗凝望,一个个惊呼:

“哟——看起来不错哦,橘黄色的楼层还挺温馨的。”
“没想到这么大一幢楼啊!不愧是国际名牌的Leisir大酒店啊,连员工宿舍都这么夸张。”

那“导游”忙站起来纠正道:
我看大家想错了,这个橘黄的楼是宏豪酒店,旁边那个小门进去的白楼才是员工公寓。

一车人都睁大眼睛,口型是在惊呼:啊——

大包小箱抬下来后,一个个排队进去报到。这伙脸皮铁厚的大学生才觉出热带城市的热情。大中午的直射阳光把他们射得原形毕露,一个个蜷着身子躲到门口的棚子下。看他们毕恭毕敬的样子,仿佛是受了皇帝大赦的死囚前来感恩一样,别提有多“感恩的心”了!

和卖到金山淘金的华工一样,他们被叫着号一个个扔进了楼。而且必须赶时间,因此还导致罗悠然把行李冒险扔在了门外。等他上了楼又下来取的时候,不住的在心里拍着“放心放心”。总算三亚人民的良心还没被狗吃完,没有一下车就给个“下马威”,还稍存人性。

当然,几个月之后,他们就真正知道了,这个吃人不吐骨头光吐血的小城市是多么的泯灭人性和“充满温情”了!

简直是他妈温情脉脉!

不过这里满街的滩滩血迹却只是槟榔汁而已!

罗悠然被分到了308室,和小石头、李大玄一起。而胡德华则单飞到了208。后来才知道是和老马一起——就是一个月后以形象前卫著称的光头老马。

而胡德华由于整天和小炮Paul混在一起,渐渐成了川湖一气,和安徽帮的新三剑客:老罗、小石头、李大玄渐渐远了起来。

于是,新一代Leisir各圈子又渐成雏形。

这些人物渐渐由于各种复杂原因或机缘巧合一批批重新组合,完全不复在学校里的格局。

几个月之后,其实每个人都已是独立个体,与他人干系不大了。正如罗悠然的QQ签名上新标榜的座右铭:

一切于我如浮云,
我但悠然心无他。

老马与志凌哥作为人力资源的山西帮,虽然掀不起什么波澜,但也都是声名昭著的VIP级人物。

信管十人组结束了以前的“天黑请杀人”例会后,也很少再非法集会。只在一次暴雨之夜几个人去了一趟玲子家,吃了些活蹦乱跳的活海虾之类。

眼睁睁看着那些睁着眼的虾被扔进锅里,在沸水中挣扎扑腾,由水白的透明色渐渐转红,罗悠然还真有些不忍。就像小时候一次过年,亲眼见到一只羊被杀了之后,不愿意去吃那锅煮得喷香的肉一样。

有时候,不是仁慈,只是恶心,会觉得心里别扭。

王小刚和朱大杨,以及四个字的欧阳鸡眼,由于足球、疯玩,以及种种其它未知的原因,打成一片,基本形成了三人组。

而乔可儿与孙长老由于工作原因很少见面,渐行渐远,与狮子王Liona因为在一个宿舍,从早到晚耳濡目染渐渐熟络,特别是后来罗悠然见异思迁地缠上西安小妹Alisa后,乔可儿更是显得举目无亲,独孤求败。

还有各种各样的奇怪组合,都是些一时兴起或一时冲动,再加上机缘巧合,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圈子,但有些也曾流传一时,仿佛形影不离。

如静子同学与瓦大蹄的“伪断臂山”,与客房部渔光女的异地谊,与Liona的失恋安慰团。

以及大智兄与更衣室哲人的纯洁兄弟友谊。

真正让这些小团体崩溃瓦解或发挥作用的,倒是三个月后固定部门的大分家。因为前三个月所有人都是轮换,所以无所谓公平与争执,无非是些西餐中餐之异,冰源送餐之差。

这一次却是决定命运的终身大事。

一个个剑拔弩张凶神恶煞的虎视眈眈着几块肥肉,可这些脂肪又怎么会轻易掉下来呢。还有一句经典名言:天上不会掉馅饼,掉下来一个也会把嘴砸烂!

于是,Leisir班的42个未分部门的笨怂们个个把嘴张大了或哭或闹或笑或叫等着馅饼幸福的把自己砸死!

人心惶惶是从流言开始的。

最先担心的就是那些出过汗流过泪受过气却没有功没落好没出名的人们。比如乔可儿,比如Liona。她们不愿在受气窝囊的西餐呆,于是把嚣张跋扈的主管给得罪了。但细一想又后怕起来,前厅部虎狼一样争夺激烈,恐怕是轮也轮不上了,那难道要去灰尘纷飞的客房里浪漫满屋的刷马桶?!

天呐,那真是:一入楼层深如海,从此不识旧人面!

确切的臆想是从25号开始的。

2007年10月25日,距离固定部门还有五天的时间,但各种据可靠消息的小道传闻早已甚嚣尘上。

被中餐派去宴会帮忙的罗悠然听Bra和大智兄推测,他们俩会留在宴会。大智兄苦恼于以后天天干枯燥的体力活会多么崩溃;Bra苦恼于以后天天跟他一起干枯燥的体力活会彻底崩溃!这种事不关己的消息让一向心无他物的罗悠然也莫名忐忑起来。因为他分明预感到,一场血雨腥风的革命式混乱将爆发在几天后的例会上。

那次例假后的例会仿佛一个纪念日一样,所有人都望着那一天,不管愿意与否,都想看看到底会怎么样。难道是突然来访的澳门特首被人刺杀?或者更有创意一点,被七窍流血毒死在中餐厅!

小小中餐厅丰园的人员分配也是一波三折。由于不喜欢餐饮而消极怠工的罗悠然明知自己不会留在中餐,于是推测上一个轮到此地的男子“造林兄”应该会安家落户,加上原先的两三个女生,应该正好凑足人数。

但某天突然,一向出奇制胜的岑蕊蕊同学一蹦一跳地跑到丰园,找到经理说要留在这儿。而且,好像被接纳了。如此一来,格局改变。一向神出鬼没的Daisy朱大杨于是肆无忌惮的担心起自己的归宿来。想去前台怕挤不上,想留中餐怕被挤下去。那不会挤来挤去也到楼层甩大床去吧?

一向剽悍的Daisy也不禁心里发怵。

而一向淑女的猫猴Kate同学,则一如既往的发挥“我爱Audrey”精神,气质的要命。于是形成了无可救药的良性循环,仿佛到哪儿都有人留。于是,一会儿盛传中餐要培养她,一会儿谣传总机已划定她,一会儿又若有其事......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