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用文字打败时间。

小说连载: http://chuangshi.qq.com/bk/ly/4538

 
 
 

日志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2008-06-19 20: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罗玉树
 一.
    我叫查海生,一个只活了二十五岁的诗人。有人说我是个天才,我知道我是个诗人。
   1964年的安徽怀宁,我出生在农村。我是个典型的“乡村知识分子”,无论走向何方,来自乡村的记忆总是占据着我的内心世界。这种潜意识升华为诗歌,即是海市蜃楼般的乡村乌托邦。
   有人说我笔下诗意的乡村楚楚动人,我知道自己最喜欢笔下的土地与麦子。因为我有一本诗集,名字就叫《麦地之瓮》。
 
二.
 
   1979年我考入北大,那一年我15岁,读的是法律。在宁静的湖光塔影之间,我开始写诗。多年之后,有人说这是些纯粹的诗歌。
   我迷恋荒凉的土地,脑海里挤满了幻象。一些天才影响了我,我感觉自己受了刺激,来自比如:雪莱、叶赛宁、荷尔德林、韩波、克兰、狄兰、席勒、普希金......
 
三.
 
   1983年我毕业了,分配到中国政法大学,起初在校刊,又转到哲学教研室。我给学生们开过控制论、系统论和美学课程,那一年我才19岁,还是个孩子。
   我的美学课好象很受欢迎,我清楚地记得在说到想象时,我举了一个例子:“你们可以想象海鸥就是上帝的泳裤!”,以说明想象是随意的。
 
四.
 
    后来的六年,从一个秋天到另一个春天,我一直住在昌平——一个距北京城三十多公里的小城。
   在这里,我梦想着麦地、草原、少女、天堂以及所有的遥远。但是,我却没有幸福地找到在生活中的一席之地。那几年如果你曾去看过我的房间,会发现那里没有电视机、录音机,甚至收音机。
   我在贫穷与孤独之中写作,我不会跳舞、游泳,也不会骑自行车。然而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生性内向的人,我清楚地记得曾有一次,我兴高采烈地向朋友讲小时侯如何在雨天里光着屁股偷吃地里的茭白。
   我纯洁、简单、偏执、倔强、敏感、爱干净,有时有点伤感,有时沉浸在痛苦之中不能自拔。不过我从不曾“纯洁地以45度角仰望天空”,更不会一半明媚而同时一半忧伤。我只知道别人说我像个孩子。
   我也这么想,我是一个麦地里的孩子。
 
五.
 
   我的生活相当封闭,我一直坚持不结婚,而且劝朋友也别结婚。在昌平的生活非常寂寞,我渴望与别人交流,因为我有时是太寂寞了。
   记得有一次,我走进一家小饭馆,对老板说:“我给大家朗诵我的诗,你们能不能给我酒喝?”他说:“我可以给你酒喝,但请你别在这儿朗诵。”
   我觉得很受伤。
   多年之后有一个人说过一句话:因为害怕被人拒绝,我总是先拒绝别人。我觉得说的就是我。
 
 
    而且,我的作品发表的也不顺畅,我长期不被世人理解。
   1989年3月26日,我怀揣《圣经》,去了山海关。那一年我二十五岁。
   我写了三封遗书,给父母的那封说有人要谋害我,要他们报仇。但我身上带的那封却显得相当清醒:“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
   但我知道,那只是一句宽慰自己的话。
   医生居然诊断我是“精神分裂症”,实在是奇迹!还好我已经无须争辩了。这个世界,唉......
   我想我保持了一颗圣洁的心。
   我觉得:诗就是把自由和沉默还给人类的东西。
 
 
   我叫查海生,别人叫我海子。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书于2006.3.26.我的祭辰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