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用文字打败时间。

小说连载: http://chuangshi.qq.com/bk/ly/4538

 
 
 

日志

 
 
 
 

(父亲节置顶)你倒是吱一声啊!  

2010-06-18 21:32:00|  分类: 悍客-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节置顶)你倒是吱一声啊! - 悍客.罗 - 贵圈真乱@你丫真贫
 

有天晚上,几个人一起讲笑话,我突然想起“吱一声”的笑话。

 

说有个人家里穷买不起案板,这天家里要做面条,需要找个案子把面条切成细条;丈夫俯身趴着,在背上铺一块布当作案板。妻子切着切着发现丈夫背上渗出红色,于是很生气地质问丈夫:

你都流血了,难道不疼吗?

 

丈夫表情痛苦地说:疼!

 

妻子嗔怪道:那你倒是吱一声啊?!

 

丈夫:吱——!

 

想起这个老笑话是因为父亲。

 

那时候父亲总是在晚上读些小笑话,有时就着昏黄的灯光,还会读些感人的小故事;灯光亮的时候,他就举着书读;如果停电用了油灯,他就会拿出落了灰的眼镜,凑到油灯底下带着表演甚至有些话剧腔地读故事。我记得刻舟求剑的故事就是父亲端着凳子表演出来的。

 

父亲是个沉默的人,不喜欢说话,偶尔讲个笑话,也是冷笑话。我和弟弟一般都听不懂,或者当时没反应过来,总是一再追问为什么。尤其是三弟,小时候喜欢缠着父亲,问东问西非要弄明白。

 

父亲年轻的时候喜欢做手工活,因为爷爷是木匠。但父亲因为没有正式拜师学习,不像叔叔那么专业。父亲只会做些板凳、椅子之类的小物件,后来我初三毕业,央求他用了半个暑假做出一个书架——因为木料不好,看起来不太齐整。但别人来串门时,往往都要夸上几句,父亲总会不好意思地说“太难看了,太难看了!”二弟继承了父亲这点,也喜欢鼓捣些小玩意;三弟则喜欢捏泥人,也算是手工活的一种;我却什么也不会,只继承了背课文这一项。

 

父亲有时候做手工活觉得无聊,就会对一直盯在旁边的我说些话。有时讲些人要有本事的大道理,有时发些农民穷苦的牢骚,有时候直接背诵古文。父亲只是初中毕业,因为家里穷就没有读下去。但是他学过的文章,却记了几十年。我初中的时候,他已经三十多岁了,依然能整篇背诵《愚公移山》、《黔之驴》。有一次我在院子里读《口技》,他就顺着背出来。

 

当然,他不是严肃刻板的人,总会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说“愚公移山”其实是愚蠢,智叟也不过是自作聪明;做人不能像“黔之驴”一样,空有样子没有本事,要不然迟早被老虎吃掉,而且还要“断其喉,尽其肉,乃去!”尤其最后的“乃去”,仿佛解气似的必要加重了语气,仿佛丢掉一个东西似的甩在那儿。

 

父亲不喜欢摆架子讲道理,这点和舅舅不同。但是很明显,父亲的教育更有效果。我初三时候第一次读《愚公移山》全文,只读了三遍就全文背诵下来,被老师惊为天人。我知道,其实是父亲的功劳。

 

只是后来,父亲为了生计,长年出门打工。因为眼睛渐渐近视,报纸也不敢读了;如果在家也不再读故事,怕母亲唠叨他读坏了眼睛。

 

父亲有时也喝些酒,或者没人的时候一个人吸烟,他只是一个人默默坐着,一句话不说。

 

等到我开始写小说的时候,他微笑着仿佛嘲笑似的说:能写好吗?故事不是那么容易写的!

 

后来有一年寒假,我用过年的五天假期写了一个中篇,稿子放在桌子上我出去了一会儿。回来之后父亲仍然微笑着对我说:嗯,写得挺像的,和书里的小说差不多了!

 

也许这是父亲对我最大的赞许,“差不多”就已经差不多了。

 

现在父亲一个人在异乡——我知道,那个读故事的父亲,背古文的父亲,讲笑话的父亲,已经不在故乡了!



本文由 悍客罗 发布于2010-04-16, 目前已有 8719 人浏览

http://www.u148.net/article/19856.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063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