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用文字打败时间。

小说连载: http://chuangshi.qq.com/bk/ly/4538

 
 
 

日志

 
 
 
 

少年神探狄玉树之 失联班花  

2014-11-20 14:03:23|  分类: 悍客-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悍客罗

 

1、班花失踪

“江飞燕失联了!”

柳竹青急匆匆跑进校园侦探社时,社长狄玉树正坐在窗边看一本侦探小说。

“哦?江飞燕是谁?”

狄玉树放下手中的书,扶了扶眼镜,这个瘦削的大学生,看起来却不孱弱。他今年大四,开学之后就该着手联系实习单位的事了,但因为还没想好自己要做什么,就一直没急着去准备工作的事。反倒是这个校园侦探社,成了他每天过来报道的“办公室”。从大一开始,法学专业刑侦科的狄玉树就加入了这个社团,送走两位毕业的社长之后,精于分析案情的狄玉树,终于在大三下学期当上了社长。

柳竹青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开始断断续续讲江飞燕的情况。

江飞燕是中文系的班花,因为长得漂亮,有不少追求者;但她天生倨傲,并不把学校里追她的人当回事。再加上平时江飞燕说话比较直,不给人留面子,得罪了不少女生,所以江飞燕基本上没什么朋友。

“那么,你也是暗恋者之一咯?”狄玉树盯着柳竹青的眼睛问道。

“这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人之常情嘛——昨天晚上江飞燕的宿舍同学李如梦告诉我说,今年开学之后,就没见到江飞燕的人影。但是宿舍里江飞燕的床铺上,又有她的行李,她肯定已经去过宿舍。但是开学已经三天了,不但人没看到,打电话也是关机,平时江飞燕经常在线的QQ、微博、微信,也都没有答复。最近新闻里经常报道的‘女大学生失联’,要么是被抢劫,要么是被囚禁。我实在放心不下,就想跑来找你帮忙,你的推理能力最强,帮我找找她吧。我实在是快要急死了!”

“那你们为什么不直接报警呢?”

“现在情况都没搞清楚,万一她是有什么私事,我们直接报警的话,会不会太唐突了。其实我主要是想搞清楚,她这几天到底去哪了!早知道会搞成这样,我开学之前就不跟她表白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怕我让她尴尬,就不愿意来上课了!”

“我觉得没那么简单!”

“怎么说?”

“咱们先把基本情况梳理一下。首先,她肯定不在家,没跟父母在一起?”

“对,李如梦假装是辅导员给她父母打过电话,催江飞燕来报名——她爸妈说飞燕8月28日就从家里出发了,8月29日还给家人打电话报了平安。”

“嗯,确定她在这个城市没有可以夜不归宿的朋友?”

“对,根据我和李如梦对江飞燕的了解,她在学校里没什么朋友。”

“最后一个疑问,她有没有可能是参加了什么旅行小组?”

“这个我倒不清楚,但是一开学还没报名,就去跟人旅行,好像不太可能吧!”

“嗯,咱们先去她宿舍看看,可能会有些线索。”

 

2、疑点重重

在李如梦的带领下,狄玉树和柳竹青填了拜访登记之后,来到江飞燕的宿舍。

江飞燕的床铺在靠窗那侧,床铺下面是配套的写字桌和衣柜。她的床上放着一个背包,看起来是暑假从家里回来时背在身上的。但那个运动背包并不大,装不了多少东西,按理说从家里回来,还应该有一个大的行李箱。

“江飞燕的行李箱在哪里?”

“行李箱?没见到啊!”

“女生回家应该会带很多东西,你记不记得她放假回家时,有没有带行李箱?”

“放暑假那天,我走的最晚,还帮她叫了出租车。哦对了——她的那个大红箱子特别沉,我们俩都搬不动,还是出租车司机帮忙放到后备箱的。”

“嗯,那就对了,看来江飞燕是来过宿舍,又收拾东西离开的。”

狄玉树翻动着江飞燕的书桌,上面摆满了各种小说,尤其以言情类的为主;在一堆小说之外,有几本出国留学的教材。他抽出其中一本,在扉页上看到江飞燕写给自己的话“加油,美国见!”狄玉树感到有些好奇,中文系的江飞燕怎么会这么渴望去美国留学呢?

“江飞燕在准备出国吗?”狄玉树问李如梦。

“对呀,大一的时候就听她说过。其实她根本就不想去,但父母非得让她去;而她又那么孝顺,为了实现父母的愿望,就逼着自己认真准备。不过据我所知,她的英语并不太好,出国的事恐怕暂时实现不了。”李如梦也在江飞燕的桌子上翻动着,她发现有一张传单,在桌角的一堆杂物里,显得特别扎眼。

“你们看!《出国留学速成班 一周让你过托福》,飞燕会不会是去上这个速成班了?”李如梦把传单递过来,柳竹青也凑过来,瞪大眼睛仔细看着,狄玉树仔细读起上面的信息。

“开班日期:9月2日,报名地址:海甸岛白沙滩广场......”

“她不会真去这里上课了吧?”

“这儿有联系电话,我们打过去确认一下。”

三个人分别拨了号码打过去,却都提示空号。

狄玉树坐在凳子上沉思起来,“报名电话打不通,奇怪!2号开课,今天5号,如果真的是培训,怎么会联系不到人呢?”

柳竹青着急得来回走动,他一边走一边不停抱怨:

“完了,完了,一定是信了小广告,去参加什么培训班,结果被骗到传销团伙去了!”柳竹青正嘟囔着,一张照片随着他的走动掉落地上。狄玉树捡起来看到,上面是江飞燕和一个中年男人的合影,背景是去年学校组织的主持人大赛。

“这人是谁,你们认识吗?”

两人凑过来,辨认了一会,柳竹青摇摇头,李如梦恍然大悟般拍着大腿说:

“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电台主持人韩大可,他主持的《音乐伴你行》是个很火的节目。我和飞燕都很喜欢听,那次学校举办主持人大赛,邀请了他做评委,飞燕就跑上去找他合影了。没想到,这个照片她还留着呢。”

“你们之后跟他还有联系吗?”

“联系?应该没有吧。韩大可是个名人,我们都只是学生,能有什么联系?!”

狄玉树在桌上那堆杂物里翻动,发现一张电影票,时间是8月29日。他心里有些疑问,但还没梳理清楚,扭头问李如梦:

“确定江飞燕没有男朋友?”

“据我所知是没有。”

“她刚到学校,第一天晚上就去看电影,还是一部爱情片,难道是一个人?”

“有这个可能,她一向喜欢看电影,尤其喜欢爱情片,平时为人又比较孤僻。一个人看电影的事,以前也是经常有的。”

柳竹青有点不耐烦,把托福教材扔到桌子上,发脾气似的说:

“管他什么大可小可、爱情片动作片,现在最关键的是搞清楚飞燕到底去哪了!培训班的电话也打不通,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别急,至少也算有点线索了。这样,咱们按照传单上的地址,去找找这个速成班吧,兴许会有什么意外发现!”

“那快走吧,别磨蹭了!快急死我了。”

 

3、男朋友

三人打车从学校北门出发,直奔海甸岛的白沙滩广场寻找“出国速成班”。

路上出租车司机正在听广播,在《音乐伴你行》节目中,韩大可正在采访一个歌星。两人对话时,韩大可不住的清嗓子,他跟受访嘉宾解释说,自己这段时间经常熬夜,没休息好。

“名人就是忙啊,白天主持节目,晚上应酬也多!”李如梦应和说。

出租车跨过世纪大桥,很快就进入白沙滩区域的滨海大道。这一块此前因为房地产开发曾经名噪一时,如今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整个白沙滩仿佛成了一片空城,各种烂尾楼犬牙交错。如果不是住在附近的老居民,陌生人想在这堆破房子里找一个人,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三人下了车,问了几个在路口卖椰子的小贩,终于找到白沙滩广场。这是一处露天的滨海小广场,远处连着海滩,沿着石阶可以直接走到海边;广场两侧依次排开的,满是建成了光秃楼体,但还没装修的旧房子。看这些房子被海风侵蚀的程度,至少已经荒废了十几年。

在这个一览无余的广场上,看来是找不到什么培训班了。

狄玉树决定到附近人气比较旺的小区去打听一下,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活动举行。终于在一家十字路口的清补凉小摊上,狄玉树从卖凉饮的大妈那里听说,附近有一批培训班的人,经常在周末做活动,每个人都穿黑装打领带,带着统一的帽子,远看分不出男女,他们嘴里念念有词,有时他们会走到白沙滩广场上,每个人演讲一段再回他们的住所。但具体他们的住所在哪栋房子,大妈却说不清楚,只知道在附近见过他们。

“哦对了,最近几天都没见到他们出来活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开学,他们的学徒变少了——我听说其中可有不少老师呢。”大妈言之凿凿的说。

本来抱有希望的线索又断了。三个人都有些泄气,狄玉树说坐下来吃点清补凉,再一起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狄玉树吃得比较快,他吃完东西站在门口抽烟。李如梦也跟出来,轻轻拉着他的衣袖,小声跟他说:

“我有事要告诉你!”

“怎么啦,这么神神秘秘的?”

“你之前不是问我,江飞燕有没有男朋友吗?当时我心里着急没想起来,上学期有一次周末,我去明珠广场逛街,看到江飞燕挎着一个男人的胳膊在前面走。”

“那人是谁,你认得出来吗?”

“天色暗,又离得远,我根本没看清楚。”

“奇怪,这么多人喜欢江飞燕,她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

“追求她的人虽然多,但都被拒绝了,据我所知,她一直没有男朋友。不过,倒是——”

“倒是什么?”

“倒是柳竹青跟她关系不错,经常给她写东西,还买水果让人送到我们宿舍。我们班的人都知道柳竹青一直在追江飞燕,只是飞燕没有答应。但是他们俩的关系不一般,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地下情侣。”

“嗯?这就怪了!”

 

4、新线索

秋天的海泛着白沫,浪花随风拍打着沙滩,咸咸的海风吹在人身上,泛起阵阵寒意。狄玉树、柳竹青、李如梦三个人,沿着海边慢慢走着,他们不知到哪里去找江飞燕,也不知道向谁去打听她的消息。海浪继续无情的翻滚着,丝毫不在乎什么人在注视它们。

突然柳竹青发现了什么,他大叫着用力挥手,狄玉树拉上李如梦快步跑上前。

“你们看,这是飞燕的鞋子——她暑假回家那天穿的就是这双鞋。当时我要去送她,她不让,我就躲在树后面偷偷目送她上车。她的衣着打扮,都刻在我脑子里了。有时我做梦,都会梦到飞燕那天的样子。”柳竹青回忆往事时,带着些令人作呕的文艺腔,这几乎是中文系男生的通病。

“柳竹青,你几号到的学校?”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除了仰慕江飞燕之外,有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你有没有搞错?居然怀疑我!”

“不是怀疑你,我只是要把所有线索都搞清楚!”

柳竹青听了脸红起来,他语气消沉的说:

“我倒希望自己是她男朋友,这样就可以理直气壮去打电话给她父母,名正言顺去报警立案,也用不着在这胡思乱想瞎着急了——更不用跟着狄玉树你这个大侦探一起,跑到什么白沙滩、黑沙滩在这儿浪费时间。只是可怜的飞燕,到现在还没有消息,真让人担心。”

“你这人就爱瞎着急,我们不都在想办法嘛!等会回了宿舍,如梦你把飞燕的行李收拾出一个包裹给我,晚上我要好好看看她的笔记、书本,找找线索。”

“嗯好,你们俩先别吵了,给我看下这个鞋子。我记得江飞燕的那双鞋子右脚底下扎过钉子,她去学校南门鞋匠那儿补过鞋底。她说过那双鞋是爸爸送的生日礼物,所以她一直舍不得扔。”

李如梦拿过鞋子,打量了几眼之后说:

“我没法肯定,因为这只鞋子是左脚,而她扎钉子的是在右脚。”

三人都有些失望,柳竹青用脚在沙滩上踢来踢去,一挥手把那双鞋子扔进了大海。狄玉树则蹲下来,凝望着远方。突然他一动不动,盯着柳竹青脚下端详起来。李如梦的视线,也随着狄玉树看过来,一只彩色的手环埋在沙堆里,被柳竹青踢了几脚之后,露出半个身子来。

狄玉树轻轻扒出那个手环,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见,“海南大学放生协会”。这是一个以放生积德为主要业务的学生组织,此前在武术协会学习太极时,狄玉树的师傅有几次也曾建议他去参加放生协会的活动,但因为不信鬼神不信因果,狄玉树就一直拖着没去。

李如梦一口咬定这个手环是江飞燕的。因为此前江飞燕曾经多次参加放生协会的活动,她有一条一模一样的手环。江飞燕的妈妈得了乳腺炎,有致癌的风险,为了给妈妈祈福,她总是愿意尝试一切可能。而据李如梦推测,不喜欢英语的江飞燕,之所以认真准备出国,也是为了完成妈妈的心愿——她怕自己不实现这个梦想,会让妈妈遗憾终生。当年,江飞燕的妈妈因为参加学生运动,错失了出国留学的机会,这是她一辈子最大的遗憾。

因为放生协会意义重大,江飞燕一直很重视那个手环。她不但经常带在手上,还会过段时间就清洗干净,放在宿舍书桌的书架顶上。“我记得放假时,她的手环是留在宿舍的,而这次飞燕失踪之后,手环却跟她一起不见了。而怎么会这么巧,在这里有只鞋子和手环,都跟她有关系。我怀疑飞燕可能是在白沙滩被坏人劫走了。”

狄玉树仔细观察那个手环,在海水里冲洗干净之后再看,确实能看到浮雕在手环上的字迹有些地方已经被磨损的高低不平。而看这个手环被海水浸泡的程度,应该也不过几天时间。这一切都指向一个可能:江飞燕在白沙滩被人绑架了。要不然,她赖以走路且是生日礼物的鞋子不会掉落,她视同母亲健康一样重要的手环,更不会从手上遗失。

 

5、流浪汉

秋天的下午过得特别快,转眼间,暮色已经渐渐逼近海岸线。狄玉树一行三人,依然没有放弃搜寻江飞燕的希望。他们沿着白沙滩附近废弃的楼房,逐列排查。李如梦在路边的草丛里,发现一枚夜光的公交卡套,上面小丸子的图案,让李如梦觉得似曾相识。她怀疑江飞燕就在附近,因为她清楚记得去年她的江飞燕一起逛夜市时,曾经买过这样一个夜光的手机套。

终于在夜幕初上时,他们发现从一栋藏在海角边的楼房中,飘出一缕青烟,还有微弱的烛火在不住闪动。狄玉树因为在学校武术队学过一些基本功,对自己还有些自信;于是他让柳竹青陪着李如梦,守在路口一栋房子的窗后见机行事,自己一个人悄声逼近那栋楼房。

在临近烛光闪烁的楼房时,狄玉树突然听到有人在唱歌。他躲到一堵墙后,找了两块水泥砖垫在脚下,扒在墙头向里偷窥。只见一群人身着黑衣黑帽,嘴里念念有词,围着火堆转圈,仔细辨认他们合唱的应该是《感恩的心》。地上躺着一个抽搐的男人,借着火光可以看到,他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不省人事。那群人合唱一段歌词之后,抬着地上那个男人,站在伸到海边的露台上,就这样把他扔进了夜幕沉沉的海里。

浪花不住翻滚,涛声震天,那人落入海中,没有任何动静。如果不是狄玉树亲眼看到,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在这郊外的海滩废屋中,有这样一群人在这里草菅人命。

狄玉树怕被他们发现,不敢久留,就悄声下来跑向柳竹青和李如梦的方向。但一时慌乱中,他被一块砖石绊倒,扑通一声巨响,在这僻静的荒村中引起不小的震动。三人汇合后,狄玉树简单讲了自己看到的事,就慌忙一起向外跑去。

今晚月黑风高,新闻说这两天会有一场大台风来临。三人慌不择路,一通乱跑。后面黑衣人的脚步声越来越多越来越近,杂乱的脚步声像一通乱鼓,敲击在三个人的心上。

突然一只大狗挡住去路,三人愣在原地,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前有恶狗,后有追兵,狄玉树慌忙去荒草堆里找砖石,准备拼命一冲。

这时,从暗黑的荒草堆里走出一个老头,他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叱问:

“什么人,为什么吓我的狗!”

狄玉树一把拉住老头的手,说:

“杀人了,我看见他们杀人了,赶快报警!”

老头听了慌忙后退几步,唤着大狗就跑,他一边跑一边叫三人跟着自己。拐过几个路口之后,他们随着老头来到一处窝棚,这个扎在一间废弃楼房客厅里的小窝,应该就是这位流浪汉的家了。

“我早就看他们不对劲了!整天神神叨叨,不露正脸。俗话说明人不做暗事,这群人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们在这避一避,他们找不过来,这里都是荒草乱石,不认我的小路,根本进不来。”

狄玉树又压低嗓子,问到一些这里的情况。原来因为房地产泡沫,白沙滩从当年的海景房胜地,成了没人光顾的荒滩野地,成了流浪汉的栖息所。因为荒僻偏远,又有烂尾楼庇护,这一带也成了为非作歹的最佳场所。

在发生了几起强奸杀人案之后,住在附近的正经人大部分都搬走了。只剩下一些做小买卖的外地人,还有偶尔来沙滩游玩的游客,和谈恋爱的学生情侣。但狄玉树向他描述出江飞燕的衣着打扮,流浪汉却说完全没有印象。“如果在这一带出现过的话,我一定会有印象。我不像你们学生,大白天不戴眼镜什么都看不见,我可是靠眼力混饭吃的。什么人可以接近,什么人会给施舍,什么人不能招惹,全凭一双眼睛判断。别说白天,就是晚上,我也能看出老远。”老头对自己的能力十分自信。

据流浪汉说,这伙人平时除了集体唱歌,做一些演讲之类的仪式之外,还经常三五成群在附近兜售产品,发宣传册——对了,他们曾经用过出国培训班、美容速成班、成功学讲座等各种名目。等到上当的人在白沙滩广场露面之后,他们就会先把人骗到废楼里,再软磨硬泡不放人。如果有人胆敢反抗或者逃跑,轻则打成重伤,重则杀人害命。

躲了约莫半个小时,流浪汉带着狄玉树他们走一条小路,来到人多有路灯的十字路口。狄玉树这才想起应该报警,但因为江飞燕的事情还没查清楚,他们怕飞燕如果被人绑架,但不在这里,报警公开的话,可能会有危险。于是,狄玉树做主决定,打公用电话匿名报警,只说黑衣人杀人扔到海里,暂时不提江飞燕失踪的事。

 

6、主持人

回学校的路上,出租车司机在听广播,还是韩大可的声音,他的《音乐伴你行》正在放歌。但是从声音可以听出来,他的嗓子已经好了——中午在车里听到他说话已经沙哑,怎么才半天就全好了呢?

狄玉树似乎想到了什么,就转头问李如梦说:

“对了,如梦,韩大可的节目是一天两期吗?”

“啊?我不太清楚,飞燕比较迷他,我就是跟着听听。”

“你们是说《音乐伴你行》这个节目吗?”出租车司机忍不住搭话。

“是呀师傅,你知道这个节目一天几期吗?我白天还听过一次。”

“哦,这是一天一期的,白天那是重播昨天的,晚上这个才是当天的新节目。这个主持人水平不错,就是人品有点差。”

“怎么,师傅听广播还能听出人品来?”

“哦,那倒不是。我之前一直听他的节目,前几天接到一对乘客,刚开始我以为是父女俩,上车我一看,女孩直接搂着那个男的腰部。男人看起来得有快五十岁了吧。路上正好在放这个节目,那个女孩就很兴奋地晃那男人的胳膊,说‘大可大可,你的节目’,这可不就是韩大可本人嘛。那个姑娘看样子还是个学生,真是造孽啊,也不知道这韩大可结了婚没有!”

“师傅,你还记得那个女孩的样子吗?”

“具体样子,我根本就没仔细看。当时我在开车嘛,只是通过后视镜瞥了几眼后面,那个男人一直戴着墨镜,不怎么说话——那个女孩,我记得是长头发,样子想不起来了。对了,她带了个手环,就那种花花绿绿的手环,因为我女儿也带过,还被我给扔掉了,所以我记得很清楚,是个黄绿色的手环。”

狄玉树听到这里,心里豁然开朗,他急忙掏出在海边捡到的手环,拿给司机看。司机把车停在路边,开了顶灯,仔细看了一会,有些犹豫的说:

“手环的样子倒是差不多,但是颜色有些不一样,我记得那天看到的手环颜色比这更亮,戴在手上看着也比较新——而且那是白天,可能看起来也好看一些。这个看起来破破旧旧的,不像是同一个。”

狄玉树在心里推导起来,因为光线比较暗,再加上几天的海水侵蚀,塑料的手环本来就容易失色,有很大可能性那天师傅遇到的就是江飞燕。

“对了师傅,你还记得那是哪天吗?”

“嗯,我想想啊,我女儿第二天开学,她开学那天是8月30号;那天晚上就是8月29日。”

“那你还记得是从哪里接到的那俩人吗?”

“大光明电影院,明珠广场那家!我在那里转了半天,才接到他们这单生意。”

“师傅,快把我们送到广播台楼下!”

出租车开到广播台之前,《音乐伴你行》节目已经结束。三人下车,直奔直播间,推门闯进去却发现,已经换了一个女主持人。狄玉树追到停车场,看到韩大可刚刚交了停车费驶出地库停车场。

一阵狂奔之后,他们打车紧跟韩大可的车。只见车子沿着滨海大道一路疾驰,在万绿园附近,韩大可似乎发现了跟踪者,故意在路边停了一会。狄玉树让出租车继续向前开,在一处拐弯的路口树下熄灯等他出现。他知道这条滨海大道是无法中途逆行的,想要掉头或者转弯,必须经过他们埋伏的这个路口。

果然,五分钟之后,韩大可的车疾驰而过。

这次,狄玉树让司机不要跟得这么紧。很快,车子上了世纪大桥;而下了跨海架设的世纪大桥之后,滨海大道有两个方向,一是去白沙滩,一是去海瑞湖。

狄玉树决定赌一把,他让司机直接转向白沙滩方向。司机加大油门,在夜色中疾驰而去。在一个拐弯之后,出租车险些撞上前面韩大可的车,韩大可惊慌失措,拐入一条黑胡同。出租车司机顿时没了主意,“我平时很少来这边,如果走黑胡同,我怕会在这堆烂尾楼里迷路”。他们拐回主路之后,出租车向白沙滩广场方向驶去。

车到白沙滩广场之后,他们彻底跟丢了,四处不见韩大可的踪迹。狄玉树怀疑韩大可已经把车停在暗处,正在偷偷观察这三个不速之客。此时狂风大作,海浪汹涌,出租车司机说“半夜可能要来台风,我能不能先走?”狄玉树给了车钱,留下他的号码,让他先回家;并与他约定,如果出了事,自己会发短信让他帮忙报警。

三人结伴,再次向着黑暗中的废弃烂尾楼走去。

 

7、真相大白

柳竹青和李如梦一起,开着手机上的手电筒,挨个搜索烂尾楼。狄玉树则凭着记忆,去找之前遇到的流浪汉,期望在他的帮助下,缩小搜索范围,尽快找到江飞燕。

狄玉树刚走到流浪汉门口,就发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那只大狗,还有受了伤躺在窝棚里低声呻吟的流浪汉。狄玉树抱着他,发现他的气息已经很微弱,狄玉树心里有些愧疚,觉得是自己连累了他。流浪汉说在他们报警之后,警察来附近搜索,那群黑衣人通过狗叫找到了他,在逃走之前打死了他的狗,他去理论也被打成重伤。警察搜索了一会,抓了几个传销组织的人,就打道回府了。他们根本没发现,有一个流浪汉奄奄一息,躺在荒草丛中的废墟里。

“也许是命中注定吧,我死在这种地方,也是归宿。毕竟自由自在,也不欠谁什么,也不拖累别人。挺好,人这一辈子,能为自己活着,就挺好。”流浪汉笑着闭上了眼。

狄玉树在不舍中告别已经断气的流浪汉,并把那条大狗和他放到一起,“老伯,虽然咱们素不相识,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希望你们俩继续相依为命,互相依靠。”狄玉树的眼泪在心里打转,却并没有落下来。

此时,不远处海边的一栋别墅突然起了火光。他疯了一样向着火光跑去,柳竹青和李如梦也从远处跑过来。在一片火光和浓烟中,恍惚能够看到两个人影在闪动。踢开半掩的木门之后,柳竹青冲进浓烟中,抱出衣不蔽体奄奄一息的江飞燕。

突然一个黑影从后门窜出去,狄玉树紧跟过去,却只看到露台上一片茫茫大海,台风呼啸着,惊涛拍岸。他折回小屋,跟柳竹青一起把江飞燕带出烟雾缭绕的废楼。江飞燕浑身的衣服早被扒光,只剩下内衣内裤,因为虐待和凌辱,她整个人已经精神恍惚了。

狄玉树猜得没错,是韩大可做了这一切。

韩大可在学校的主持人大赛上,认识了懵懂无知的班花江飞燕。因为善于哄女孩开心,韩大可很快就俘获了江飞燕的心。但他早已结婚,并有一个十岁的女儿,所以他让江飞燕不要跟别人提起他们俩的关系。今年暑假,江飞燕准备突击考试,完成出国留学的梦想。韩大可知道后,假意说找美国的朋友帮她联系学校,把她骗到白沙滩的旧房子里。然后就把她囚禁在那,为了让江飞燕不敢逃跑和报警,他把她衣服扒光,拍下裸照威胁。那晚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之后,他怀疑是警察发现了自己的罪行,就决定一把火烧掉房子,毁尸灭迹毁灭证据。还好,台风来了,火没有着起来,江飞燕才侥幸得救。

但现在,却四处找不到韩大可的踪迹。

当晚海警出动,接力在海上搜寻韩大可的踪迹。据附近的渔民说,因为今晚有台风,他们陆续从远海赶回来,后来看到一艘小船独自出海,估计是到对岸去。现在风浪这么大,应该是凶多吉少。

台风半夜时分席卷海岸,椰子树被连根拔起;海浪拍岸,倒灌进废弃的海景房中。

第二天,全国各地的记者蜂拥而至,一批采访江飞燕,让她一遍遍回忆自己的惨痛经历;一批采访狄玉树,询问他如何破获这起离奇的失踪案。

很快,“校园神探”的称号登上各地都市报的头条,不但江飞燕失踪的案子被添油加醋描写,传销组织虐杀学生的故事也被媒体情景再现;不幸牺牲的流浪汉被警方追认为荣誉市民,奖励他见义勇为的锦旗,被悬挂在他埋身荒冢的白沙滩烂尾楼群中。

后来,江飞燕和柳竹青在一起了,她不再准备出国,跟父母说已经想好要过怎样的生活;李如梦则跟着狄玉树经营起侦探社,虽然没有稳定的经济收入,但因为不断有新鲜血液加入,海大侦探社渐渐成为学校里最有影响力的社团。

至于韩大可,除了依然活在几位铁杆粉丝司机嘴里之外,在这个小城里,很快已经没人记得这个名人。他同那场台风一样,已经成了一件故事——而故事最好的结局,自然就是被人遗忘。

不过,狄玉树说,有些故事会被人遗忘,但有些人,却不会释怀。

 

————————————————————————————————

更多故事,敬请关注长篇连载《少年神探狄玉树》

http://chuangshi.qq.com/bk/ly/453877.html

欢迎推荐、收藏、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